宇宙牌香烟哪里有卖,宇宙牌香烟

浏览:3366   发布时间: 2022年08月06日

宇宙牌香烟

1984年春节晚会上,马季的一段小品《 宇宙牌香烟 》给人们带来了快乐 。马季的脱口秀水平和他的喜剧天赋非常突出 ,给人们留下无穷的欢笑和心悦。马季的作品多以夸大超实见常。他的幽默诙谐给人以直观开明的感受 ,特别是《宇宙牌香烟》表演的更是自如洒脱 ,调侃香烟的神奇功效更是自然流畅 ,给人一种开心想笑的效果,是那个时代的搞笑先锋。人民给他的荣誉和称号 ,也证实了他在那个时代的行业水平和受人民的喜爱程度。马季是相声大师侯宝林的大弟子,那个年代相声在舞台上的地位挺高的 ,大多数的表演形式都是中规中矩的 ,不管是一人的两人的还是人的,都是那种非常传统的演艺表演 。相声的学习和基本功的演练都是非常规范的 ,直到现在相声还保留着传统的规范 。马季的《宇宙牌香烟 》以一种小品脱口秀形式亮相,给那个年代的人们带来一种新颖的视觉感受。从而成为春节晚会上一段亮点的回忆 。

穆棱词考之十七:宇宙牌香烟

“宇宙香烟打入您的生活,成为您生活三大要素之首!你不抽我这宇宙香烟,你就没有幸福美满的家庭!你不抽我宇宙香烟,你年轻人你就搞不上对象!你不抽我的宇宙香烟,你学生你考不上大学!没有宇宙香烟,在座的各位都过不好年。我们宇宙香烟,历史悠久,经验丰富,设备完善,技术一流,请您记住电报挂号:一推六二五;电话:不管三七二十一。”

1984年央视春节晚会上,著名艺术家马季先生妙趣横生的一段单口相声让观众们捧腹不止。连马季自己也没有料到,看完这段相声的第二天,黑龙江穆棱卷烟厂就开始酝酿借助名人效应,创新生产宇宙牌香烟了。一段相声激发一种逆向思维的灵感,一次产品创新演绎出一段近30年的文化经济姻缘。

穆棱卷烟厂始建于1970年,在没有生产宇宙牌香烟之前,主要产品是一种名为“琥珀香”的小雪茄烟,由于产品单一,知名度小,市场面窄,步履维艰。

84年央视春晚之后,厂领导和全厂技术人员立即投入到新品牌的研发之中。这一年的12月,烟厂的几位领导就带着新产品“宇宙牌香烟”来到黑龙江日报社,请求报社协助烟厂与北京的马季取得联系,他们在看了小品之后真正生产了宇宙牌香烟,并希望马季在1985年现场直播晚会上,以为宇宙烟平反为名,将其产品宣传出去。当时黑龙江新闻工作者协会和省报联合主办的《中华广告报》的驻京记者布克先生,从青岛到天津再到北京,费尽周折终于寻到马季的踪影。12月中旬,布克带领烟厂领导来到位于复兴门外的马季家中。听完他们的介绍,马季非常为自己作品在文艺领域之外产生的影响感到意外,也非常为穆棱卷烟厂的大胆创新和满腔挚诚而感动。他爽快地表示了支持烟厂的态度,并与中央电视台取得联系,策划了85年春晚为宇宙烟平反的相声段子。

1985年2月19日,马季再次在央视春晚续写了宇宙牌香烟的经典,从此穆棱卷烟厂的宇宙牌香烟名声鹊起,飞向全国。

为了穆棱卷烟厂的发展,马季多方关注并多次专程来穆棱卷烟厂指导和宣传,帮助卷烟厂从云南大型卷烟企业调进上好云南原材料,宇宙烟也因此烟质精良,广受欢迎,成为黑龙江省十大名牌企业。连续多年成为牡丹江市的第一纳税大户,穆棱市的财政支柱企业。2012年,烟厂完成税收10.88亿元,占全市全口径财政收入的60.49%。

在穆棱卷烟厂并入哈尔滨卷烟总厂之后,因为卷烟产业的品牌整合,取消了宇宙牌香烟的生产。尽管如此,马季对穆棱品牌的拉动效应以及穆棱卷烟厂对穆棱的巨大贡献早已深深镌刻在了30万穆棱人民的心里。直到现在,穆棱卷烟厂院内还矗立着一块丰碑,上面是马季先生的亲笔手书:宇宙精神。

盲盒火了,背后还是“宇宙牌香烟”的套路

“我们还准备采取有奖销售的办法咧!你存我一套图案,可以上我厂领取20寸彩色电视机一台……我预计今明两年呀还不会领走咧!咋回事呢?我每套都少印三张。”

当马季在1984年的春晚开这个脑洞时,肯定想不到,35年后,总点不着的“宇宙牌香烟”换了个叫“盲盒”的马甲,瞬间火了。

插叙一段科普下。盲盒,顾名思义,就是买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买完拆开始见“庐山真面目”的盒子,里面装的是呆萌可爱的人偶玩具,也就是手办。

盲盒有多火?数据显示,闲鱼上的盲盒交易已形成了千万级的市场。过去一年,仅某交易平台一家,就有30万人在上面交易盲盒,爆款从59元涨至2350元,涨了39倍。一对夫妇,4个月内在盲盒上花了20万;一位60岁的玩家,一年买盲盒花了70多万。某盲盒产业“推手”一年卖出400万个公仔,半年营收1.6亿,净利超2100万元。至于罕见的“隐藏款”,就更容易炒出天价了。在闲鱼上,单个网红产品Molly的盲盒隐藏款达到了动辄上千元,而其原价仅69元。

盲盒,俨然成为很多人戒不掉的“毒”。

想想也不难理解。多数盲盒价格就几十块钱,买得起;第一次买是出于好奇,因为不知道盒子里装的是啥,大大刺激了人们的好奇心。此后买就是收藏癖和占有欲在起作用,为了凑齐一个系列或者执着地想买到某款心爱的。

每一位消费者其实都有潜在的收藏癖好,盲盒“成套”的特性,也让消费者一旦买了一个,就忍不住为了凑齐一个系列,至少购买12次。更何况还有隐藏版的加持,更助推消费者的购买欲。

还能怎么办,只能在这种交易原则和炒作的喧嚣里乖乖奉上钱包咯。正所谓,一时入坑一时爽,一直买买买一直爽。

不过,80、90后们或许会会心一笑:这不就是我们小时候收集的干脆面卡片的翻版吗?时光拉回到泛黄照片质感的学生时代,谁还没有过这种经历?很多品牌的干脆面,都会在每袋里藏有一张水浒一百零八将其中一位的卡片,全部集齐就能“纵享大礼”。收集的精心和中奖的侥幸齐飞,往往让青葱年代的80后、90后欲罢不能。

只是,当干脆面的塑料纸“啪嗒”作响时,零花钱就飞入小卖部老板的钱包了;在“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咒语”里,同学们渐渐丧失了买早饭的“财力”。时至今日,我仍然没能够集齐一百零八将里最后剩下的“四大奸人”,只能坐拥数十张武松“望奸兴叹”。不知道商家是不是也从马季的相声里获得了“少印三张”的灵感。

从集干脆面卡片到买盲盒,不同的是场景从小卖部转移到了各大商圈里的自动售卖机,相同的是集齐“四大奸人”和抽中“隐藏款”技能同样难以达成,但商家控制乃至人为造势营造商品稀缺以盈利的商业套路,确实经久不衰。

心理学家斯金纳曾提出“操作性条件反射”的理论。人类在看到可能的报酬面前,往往会有难以控制的重复行为。重复买盲盒,是一种行为习惯,也是一个心理陷阱。盲盒的价格被炒上天,又会进一步刺激一些被炒高了的价格而吸引的买家进场,如此循环往复。最后,多数人的结局必然是,钱大把大把花了出去,还是没能够抽中稀有的“隐藏版”,而商家和早期甩盘者赚得盆满钵满。

买盲盒是个人自由,也能给平淡的生活增添乐趣,这是消费品愈发多样、消费方式迅速更新的时代,赋予人的福利,无可厚非。但作为消费者,有时也该问问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收集这么多的玩偶?

如果丧失了理性,被消费主义的沙子迷了双眼,就真应了一句话:自古钱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来源:澎湃新闻微信公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