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处和归宿的区别,随笔:落叶的归宿

浏览:1704   发布时间: 2022年06月22日

心灵的港湾,灵魂的归处,家

年华似水,白驹过隙,又是一年佳节至,在外的游子可曾安好?有无思念那远方的家人?

有人曾说过家是一个人心灵的港湾,不伦你在这座城市生活过得是否如意,事业是否有成,心灵深处始终没有归属感,因为你本不属于它,你只是它永恒生命中那一抹微微的星光稍瞬即逝,那怕你为这座城市付出再多的青春与汗水,它也不会给你心灵一寸土,最终的港湾还是故乡,家。

灵魂是一个虚无缥缈确又真实存在的生命体,它是一种超越人身肉体之上的物质,看不见摸不着,只能在思想中出现,也许等到百年之后它又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出现在世人面前,但它最终还是会回到它的起源地,家。

家是生命的起点,亦是生命的终点,人们常说落叶归根,最终还是要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家。

随笔:落叶的归宿

弃卧弦哑/摄

落叶的归宿,生于尘土归于尘土。万物自有来处,也自有归处。自然生态的往复循环,更新迭代,是轮回的过程。

寂灭的苍凉,正是新生的希望。秋冬里满目枯槁与破败,蕴藏着春角里所需的养分。当落叶颓败腐入泥时,会有一抹新绿萌芽,悄悄地从温床里探出头来,看见第一缕阳光时,世界的惊奇,又在朝露和暮霞里随风摇曳,茁壮成长。

谁也不知道那粒种子有多么顽强的力量,从它破土而出开始,无人识得它的高度。它是绛珠仙草,还是一棵参天大树,初识都只是猜测。

无疑,它们都在大地的怀抱里,汲取着过去一年又一年掉落的叶子富含养分,像极了父母对孩子的呵护,待孩子长大又和长辈一样孕育着一代又一代的新生命,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弃卧弦哑/摄

承载与接纳,付出与责任,都在无须叮咛里自然而然发生着,都在无须光怪离奇的思维里进行着。没有强说自由,没有强说权力,没有强说丁克无罪。

有的在放弃,有的在壮大。世间并非唯谁不可,但一定唯终生向死而生繁衍生息不可。没有谁是孕育工具之缪谈,那只是愚昧的短浅,那只是自私的借口。

落叶之死,一定预示着新生命的诞生,它的一生是完整的,它的使命感从未消失。即高高在上的职责,即随风落地归尘的职责,通通都是它的使命使然。没有抱怨和放弃,那是它该做的,那是它想要做的。它曾辉煌在每一个灿烂的日子里,它也曾沉沦在每一回凄风苦雨里。它高贵时并不高傲,它跌落时并不气馁,它只知道,尽情释放最美的一生。

你看,它飘落时的身姿那样优雅;你看,它静静躺在那里也美艳着世界。

弃卧弦哑/摄

完美是它的完整,从生到死,从成长到无私哺育。那些之所以被称为伟大的未必是有多么高级的思维,恰恰是在平凡普通的行为里。没有刻意,没有标新立异,没有复杂想要区别于什么的不同。

高贵不是有多么特别,是平凡的伟大。极力弄成的特别,像是怪物,光怪陆离的怪诞脱离原本该有的样子,渐行渐远消匿于物类。

有的死掉是为重生,像落叶;有的死掉便真的死掉了,像不以生息为己任的人。

弃卧弦哑/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