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金龟,古钱钓金龟

浏览:4340   发布时间: 2022年07月14日

“钓金龟婿”的有效方式,有,但90%的女生真的学不会

做了这么久情感咨询,遇到过一些女孩,想要通过感情走捷径,问我有没有什么比较有效的方法。

其实方法是有的,只不过这类女孩学不会,也不会愿意付出时间和精力来学会。因为她们本身潜意识里,期待的就是不劳而获。

比如一个女孩说,自己是否可以在酒吧、陌陌之类的地方钓到金龟婿?我的回答只有这八个字:以冰致蝇,缘木求鱼。

你要知道的是,真正的有钱人,并不会选择从这一类的地方寻找相伴一生的伴侣。

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深以为然:富人其实是很精明的,他们对社会中下层的女性,是非常警惕的。

回到最初那个女孩咨询的话题,钓到金龟婿的有效方法,其实就是:你一定要努力读书,丰盈自己,把自己的阶层提到中产阶级或以上。

让自己的财富和身份消除对方的戒心,从而得到接触的机会,再在这接触中让对方看到你的价值,从而完成吸引。

在网络上看到这样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商人,一路摸爬滚打,到现在每年收入七八千万。他觉得自己财富自由了,人就会自由了。

可是商人发现,除了自己日益增长的理财额度外,自己的心却仿佛彻底被禁锢了。

面对亲朋好友,他借过几次钱,可是到最后都是有去无回。他怕了,便和所有的亲戚刻意的保持距离,技巧性地维持着双方摇摇欲坠的关系。这让他觉得自己很累。

面对女孩子,原本他是想自己创业成功之后,自然就会有女孩奔赴而来。这点他的确想对了。

可问题是自从钱多了之后,他下意识地对靠近他的异性产生了很大的戒心。反倒让他现在找个女朋友,比还没有创业成功之前,更难。

商人总是在接触中,不断地去试探,他总是担心、猜测对方真正喜欢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想要过宽裕的经济生活而已。

这甚至对商人的自信心造成了一定的打击,他开始怀疑除了钱之外,自己是否具有个人魅力。

财务自由,不等同于人生自由。组成人生的模块很多,牵扯的范围也很广,想要做到真正的自由自在,重点在于“心”。

商人找女朋友的问题其实好解决,但是却要靠一些机遇。此类人择偶标准,多看重两点:

追寻实力背景相当

担心对方是“谋财”,那就找一个财富值接近的女性,只是这类女性对配偶的要求,也相应的会更高。

当然,这就等同于我们平常家庭里所说的门当户对。消除在经济上的不平等,两个人之间相互的猜忌就会减少,也不会显得一方有“居高临下”的姿态。

三观契合贤内助

有钱人都是期待一个贤内助的,一是家中事不会牵扯自己的精力,二是事业上也可出谋划策、相互扶持。

像《红楼梦》中的王熙凤,虽然为人并不被世人看好,但对内治家对外周全,却是一把好手。

再看向太,两胎两个儿子,却因为忙于辅助向华强的事业,没做过一次月子。后年轻时美貌的向太,因忙碌内分泌失调导致身材走样,向华强仍然不离不弃,对其十分尊重。

灰姑娘的故事倒也不是说不能上演,但前提是辛德瑞拉本就是贵族,她拥有进入王子舞会的资格。

话又说回来,如果真的找到了财力相当的,就能保证双方经济状况永不消退吗?不是的,有很多时候把感情放得真挚一些,两个人的心才能靠得更近一些。

中庸讲求除了生死之外,所有的损失,都是小事。更何况,人迟早也是要去的。在人性面前没有绝对的安全,也从没有永恒的安全。

END-

世界那么大,感谢你,可以看到我!

【文|唯唯安:笔有温度、为情发声,一个热爱文字的不典型写作者,邀请你共同感知生活】

古钱钓金龟

聚宝巷十号的黄才发结婚了。喜事办得真叫气派,酒摆了五十六桌,巷口的车子排得象剧院门口的停车处一样。人来人往,把巷子挤得水泄不通。这顿喜酒从下午五点直闹腾到晚上十点多,宾客才陆续散去。

送走宾客,黄才发夫妇回到新房,发现沙发里呆鼓鼓地坐着一个人,啥人?李小根。他是今天办酒席的掌勺师傅,是江南宾馆的青年厨师,小黄的同学。

黄才发连忙泡茶、递烟。李小根不接茶,不抽炳,只是睁大眼睛打量新房间里摆得满满的大橱、高低橱、五斗橱、沙发、录音机、电风扇、落地台灯....真是应有尽有,令人眼花缭乱。李小根看看电视机,摸摸收录两用机,摇摇头,叹口气,转过身,一言不发地走了。

第二天,黄才发刚刚吃过晚饭,听见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李小根。黄才发热情地请他进房,拿出糖果,端上糕点。李小根不吃糖,不用点心,象失魂落魄似地对着满房间的家具发呆,仍是看看电视机,摸摸收录两用机,摇摇头,叹口气,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

第三天晚上,李小根又来了,还是老样子。黄才发感到奇怪,拉住他问:“小根,看你好象有什么心事?”

李小根朝黄才发望望,张了张嘴又闭上,叹口气说:“唉,告诉你也没有用。”

黄才发肚肠根也发痒了:“嗳,我们是老同学了,你有什么为难事,尽说无妨。大忙帮不上,小忙总好帮。”

李小根犹豫了片刻,终于开口说:“唉,才发,实不相瞒,我有个对象叫彩英已谈了三年,最近打算结婚。其它东西都备齐,就是缺少这两只机。彩英说:‘人家结婚都是“全鸡(机)全鸭”,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一架进口十四时电视机和一只进口四喇叭收录两用机,这两样东西办不到,宁可不嫁人。’你想想,这两样东西看不大,但钞票要近两千元。为了准备结婚,我已经用了千把元,眼下叫我到哪里去弄钱?我是越想越愁。”

李小根讲完,黄才发一声不响地闷坐着。李小根看看黄才发,又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我说告诉你也没有用的嘛。算了,算了。”站起身来就要走。

“慢。”黄才发拦住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答应帮忙,就一定帮忙。小根,你要弄这两只机,说容易确实不十分容易;但要说难的话,也难不到哪里去,关键在于你自己。”

李小根一听,忙说:“只要办得到的,我一定千方百计去办。”

黄才发忙把门关关紧,窗帘拉拉拢,悄悄地问:“你‘黄货’有哦??

“什么“黄货’?"李小根一点也不懂。

“喏,就是金子,大小黄鱼、金戒指、

李小根一听,象泄了气的皮球:“我家里连铁都没有,当光棍算了。”黄才发拍拍李小根的肩膀:“老弟,不要慌嘛,话还没有讲完,急啥。‘黄货’没有,“旧货’也可以的。”

“旧货?莫非是旧衣服、旧家具、旧东西也可以?”

“不是那种旧货’,是字画、文物、古董。”

“这个....李小根沉思着。

黄才发一看有苗头,象蚂螨见到血,赶缺盯上去:“小根,我跟你是多年的老交情,这次办酒席多亏你帮忙,换了其他人,我绝不管这种闲事。老实说这些东西用钞票来买的话,凭我们这点工资,积一辈子也买不起,不找点窍门能行?你手头要是有值钱的古董,赶快脱手,调两样实实惠惠的东西。有我黄才发在,不会叫你吃亏!

这一番话打动了李小根,他告诉才发:“文化大革命”初期,他当过中学红卫兵遗反总郁的小头头。有次抄家,抄到一只十分精美的雕花檀木盒子,打开一看,里面分三格,每一格都铺着紫红的丝绒,上面嵌着一枚枚古钱,秦代的“半两钱”、西汉的“五铢钱”唐朝的“开元通宝”民国的“袁大头”等都有,简直象一部中国货币发展史。李小根当时看了十分喜爱,不忍心它被毁,便悄悄地留下来,如今还在他箱子里搁着。

黄才发一听,眉开眼笑地说:“老弟,你真是捧着金饭碗讨饭。有这样的宝贝,不要说两只“机’,就是要小汽车、小洋房都不成问题。怎么样?这笔交易做哦?老实讲,帮这种忙是要担风险的,为朋友我黄某两肋插刀在所不惜!”

两人商定,第二天下午三点钟,在香雪海公园的“鹤梅亭”,黄才发领人来接洽。

李小根前脚走,黄才发后脚出。哪里去?去找一个叫金贵的人。这个金贵专搞投机倒把,是个走私集团的头头,公安部门早就布下法网,因他十分狡猾,却被他溜走了。不过,金贵也被吓得如惊弓之鸟,活动更加隐蔽。金贵听完黄才发的讲述,眉头一皱,问:“这个李小根真是江南宾馆的厨师?”

“我跟他是老同学了,他的情况我清清楚楚。”

“我问你,江南宾馆你进去过吗?”

黄才发一呆,心想:江南宾馆是不对外开放的,我从来没进去过,万一上当,黄才发一吓,讲话都有点结结巴巴:“那......不要去碰头了。

金贵眼睛一弹:“戆大。如果李小根确实是厨师.....是啊,如果李小根确实是厨师,难道

这块到口的肥肉不吃?

“那末,明朝照常碰头....

金贵摇摇手,慢悠悠地继续说:“假使他是公安局设下的钓饵....“这,就不要碰头了...

“不,要碰头,我自有锦襄妙计“金贵转身朝黄才发耳边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

这一天,天气晴朗,公园里游客如云。下午二点半,李小根提前来到约定地点,左等右等,一直等到三点半,还不见黄方发带人前来碰头,小李一肚皮不高兴,准备离去。这时,黄才发匆匆来了,陪着笑脸;连连打着招呼:“抱歉,抱歉,实在抱歉。今天人家临时有重要约会,来不成了,叫你久等,对不起,对不起。”又压低喉咙说:“人家是从外面来的,对这件事很感兴趣,约定明朝中午十一点在‘望月楼’酒家面谈,那件东西,请你带着,人家要看货。”

第二天十一点整,李小根提一只黑拎包,准时来到“望月楼”。这天是星期天,进出的人川流不息,却不见黄才发露面。李小根想起昨天的事,不免有些心焦。正在此时,“嘀嘀”一声响,一辆出租汽车停在李小根身边,车门打开,里面伸出只手,把李小根一把拖进车,飞快地向前开去。

李小根定睛一看,原来是黄才发。黄才发笑嘻嘻地说:“吃饭地点改到‘大西洋’西菜社了。”

汽车开到市中心的“大西洋”西菜社。黄才发领小李上了二楼,在一张预先留好的桌子上坐定后,悄悄地问:“东西带来没有?”

李小根拉开黑拎包,露出一只油光铮亮、紫里透红的植木盒子,盒子上雕着极其精细的花纹。黄才发一见,盒子本身就是件精致的艺术珍品,满意地点点头。这时,服务员过来请他们点菜。黄才发开好菜单,叫小李略坐片刻,他下楼去买呻酒。

李小根拉牢他:“我今天不是为吃西菜来的,你讲的人呢?”

黄才发狡黠地一笑,拍拍胸脯:“喏,在这里。我就是代表,你要的东西,跟我去拿。”说完,匆匆走了。

一刻钟过去,第一道菜上来,黄才发的啤酒还没有买来。李小根看看手表,快一点了。怎么回事?他站起身来,想下去看看,刚站起身,忽然有一只手搭到他肩上,按他坐下。回头一看,是位陌生的男向志,紧挨着小李,压低了声音,严肃地问:“你叫李小根?”

小李一楞:咦,他怎么认识我?

“你是和一个叫黄才发的人一起来的?”

小李眼睛瞪得滚圆,心里更纳闷了。

“你黑拎包里是什么东西?”

小李警惕起来。他不动声色地看着陌生人,反问道:“你是什么人?想干啥?'

陌生人透出一丝冷笑:“我是专门对付你们这些人的人!我们已经掌掘了你与黄才发搞非法交易活动的全部事实,现在就看你的态度了。”“你胡言乱语有什么证据?”

“证据?你要人证还是物证?要物证,在你黑拎包里放着;要人证,黄才发在十分钟前已被我们逮捕了!”

“什么?黄才发他....他不是买睥酒去?”

“你到拘留所去喝他的啤酒吧。李小根,态度放老实些,跟我走!”“不行,拘捕人要有拘捕证。你把证件拿出来!”

陌生人不慌不忙地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只印着“警备区值勤”字样的红袖章,在小李面前一亮。

小李不再多问,但也不站起来,愁眉苦脸地呆坐着。过了一会,小李向外看了一眼,苦苦央求道:“同志,我和对象彩英约好十二点半碰头,请你让我打个电话,免得她.....不容小李把话讲完,陌生人喝道:“什么,你还想通风报信?嘿嘿,十二点半碰头,现在啥个辰光了!”说完,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小李“扎”一把抓住陌生人的手腕,厉声喝道:“对不起,请你跟我走一趟!”

陌生人浑身一震,铁青着脸问:“你想干什么?”

小李亮出证件,反唇相讥:“对不起,我是专门管你们这种人的人!”陌生人一听,脸色发青。这时,从楼下冲上四名公安战士,将陌生人团团围住。

大门外停着一辆中吉普,一位老公安战土老陈迎上前来,紧紧握住小李的手说:“小李,哈哈,你用古钱钓到了大金龟(费),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原来,这陌生人就是走私集团头头金贵。

吉普车里还有一个人,哭丧着脸,手上戴着副亮铮铮的手镑。啥人?才发。他朝老陈一看:啊呀,要命,刚才就是他开的出租汽车送我和小李到这里的呀。看来,我们的一切活动早就在公安局的监视之中,他又向小李投来惊异的目光,脱口问道:“小根,你不是江南宾馆....

李小根对这位老同学投去鄙夷而痛心的一瞥,答道:“我是公安战士!”

日本女星松冈李那再钓金龟!辗转富豪圈十三年始终无法得到真爱

正所谓“少年经不得顺境,中年经不得闲境,老年经不得逆境”,这句说话放在娱乐圈中的女明星女模特身上同样应验,皆因她们年轻的时候总因为青春貌美而吸引了形形式式的有钱男人大献殷勤,在众星拱月之下也会令她们一下子迷失了人生方向,错失了规划时机。

可殊不知“以色侍人,难以长久”,等到她们年老色衰、无人问津之际就会陷入事业迷茫、婚姻无望的境地,正如今天的这位女主角那样,就因为在高级餐厅钓金龟的新闻登上了娱乐版头条。

只见新闻照片当中一位年届三十多岁的靓丽熟女,与一位西装骨骨、有点发福的中年男并肩而坐、共撑台脚,这位中年男一看就是成功人士、隐形富豪,皆因他身边跟着四位外籍保镖、架势十足。

在食饭期间,中年男对靓丽熟女关怀备至、无微不至,两人时不时有身体接触,偶尔细声讲大声笑,直至靓丽熟女喝酒喝到面红红之际,还不时眯着一双腰果眼甜丝丝地笑,整个场面都情意绵绵、痴痴缠缠。

看到这一幕有几分浪漫色彩又令人遐想连篇的“富商熟女约会图”,也许大家一时半会认不出照片中的靓丽熟女是谁,她何德何能登上头条,说起此女子的身份,她正是一度风靡香港模特界的日本过江龙松冈李那。

没错,还记得2015年前后的香港娱乐圈是Angelababy、周秀娜一代本地嫩模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外籍或者留洋回来的模特争先恐后地进入香港市场的“改朝换代”时期。

而外国名模这个群体,就以乐基儿打头阵,后面跟着四朵小花,分别是混血儿Mandy Lieu、Jassica C和留洋返港的汪圆圆,再就是我们今天推送的女主角从日本过来香港发展的松冈李那。

要说这班ABC模特有什么优势,首先得益于得天独厚的混血儿外貌带来新鲜感,再就是并不纯正的口音,以及异域特色散发出挡不住的风情。

所以那些年的ABC模特,除了土生土长的港媒汪圆圆之外,其他人都以抛媚眼、放生电,这些更浮夸豁出去的肢体语言成功跑出,既引来各路富商追捧,也成为各大商业活动争相邀请的香饽饽。

如果要论媚眼冲击波和生电十八式谁更得心应手、手到拿来,那就当然要数松冈李那了,皆因松冈既拥有港媒口中的“最强Body”,又性情豪放,可谓一出道就成功跑出冲上ABC模特的天花板。

不过模特的天花板再“天花极都有限”,永远不如明星的知名度高,所以松冈为了令自己在香港地的知名度更上一层楼,干脆就搭上了林子祥的儿子林德信,美其名曰“只爱才子,不爱财子”。

然而与林德信拍拖之后,松冈很快就发现林德信身上的才子美称只是韬老爸的光,也因为仗着明星老爸的名气,林德信相当之不思进取,几乎每做一件事都“三日打鱼五日晒网”,没钱了就伸手问老爸要。

这种生活状态如果是林德信自己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倒没所谓,可关键是他有位名模女友松冈李那,模特见惯了衣香鬓影与纸醉金迷的大场面。其销金的能力可不是盖的。所以这对佛系才子与虚荣名模,在秘恋三年之后,也如大家所料无疾而终。

在告别了林德信之后,松冈李那就吸取了“才子不堪重任的教训”,一度在采访当中透露:“我喜欢真正的生活,男朋友要有钱,真的,因为我要好多化妆品、衣服,需要一个大房子才能放下。"

不得不承认,松冈李那还真是敢作敢为的女人,皆因她自认拜金之后,就开启了全面钓金龟之旅,而令人震惊的是,松冈李那钓金龟钓得没羞没躁。

她第一个搭上的富豪,竟然是当时身边已有一位厉害原配陈慧玲,还有一位不省心的小三Mandy Liue的冼米华。

没错,就在17年前后,松冈李那成为了冼米华的小四,不仅仅传出以300万签约在冼米华旗下公司拍电影,更是被传媒扒出陪着冼米华坐私人飞机去美国夏威夷,参加安以轩与另一位赌场大亨陈荣炼的婚礼。

当时有媒体刊登出冼米华与松冈李那在夏威夷跳舞的照片之后,松冈李那马上就发了一张自己睡在私人飞机里的照片上网,可谓不打自招、宣示主权。

可松冈李那万万想不到的是,在冼米华这些养小三小四的男人这里,哪有主权可宣誓,其实现在看来,那时的冼米华纯粹当松冈李那是可以陪着参加各种商业局的女伴。

毕竟冼米华是白手兴家、变身大亨的典范,他有钱之后必然不满足于与其貌不扬的糟糠之妻出双入对、奔赴饭局,而那时候小三Mandy Lieu又在泰国安胎,自动送上门来的松冈李自然是不二选择。

所以伴随着正印夫人陈慧玲火怒三丈、出手敲打,Mandy Lieu生下儿子,回归番位,松冈李那很快就被人踢出局外,不仅仅豪门梦碎更是名声尽毁,几乎整个娱乐圈的人都知道,她就是各路商业局的常客。

在这种情况下,松冈李哪还有可能嫁入要求媳妇大方得体、三从四德的豪门吗?肯定不可能的了,不过她已经名誉尽毁,既然开弓没有回头箭,那又该怎么办呢?答案是只能神隐起来,等风头火势、时过境迁之后才出来谋求机会了。

而她这一“隐”就隐到了三十五岁,大家都知道,三十五岁对于女人来说是一个尴尬的年龄段,前有事业瓶颈,后有催婚压力,可谓不在迷茫中灭亡就在迷茫中爆发。

这不,松冈李那也许是被家人催婚催得紧了,一度在社交网络上载了一张Deep V婚纱照,以火山爆发的方式来剖白心声“妈妈催婚”,言语之间表露出了急不可耐的恨嫁念头,不过小女子毕竟已经过了三十多岁,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幼稚了。

就算有幸遇到心仪的富商,她也会小心筹谋、认真规划,就拿前文那位与松冈李那约会的中佬富商来说,媒体称他为“E先生”,来头不小,是美籍台湾人,与城中不少隐形富豪都有生意来往,也和多位富二代相熟,人面甚广、业务多多。

当中包括开移民公司和餐厅等等,最近更加有意在中环开设多间夜店,这样的隐形富豪对于松冈李那来说自然是最佳选择,可是她毕竟已经三十有五,城中青春无敌的美少女一抓一大把,自己又有什么资本跑赢美少女们,抱得富豪归呢?

松冈李那和指一算,自己要学历没学历,要家底没家底,似乎也只有早年开的一两间小店铺可以拿出来说一二了 ,所以松冈李那干脆向媒体自曝:“我神隐多年以来生财有道,虽然工作量不多,但是有不少生意在手,除了开了自家品牌首饰网店之外,还在日本拥有两间食肆,在六本木有酒吧”。

网店?食肆?酒吧?怕不是咸鱼一家小店铺,街角一间大排档和巷尾一部酒吧车吧。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好,明眼人都看得出松冈李那这是故意为自己抬身价,以期望可以通过这些资本嫁入豪门。

好吧,我只能说,如果她就凭这些资本的话,不是遇到千年难得一遇的豪门扩招都好难成功得米,所以我估计她这次攀豪门的结果,很有可能是陪富豪参加几次免费饭局,就再没下文,竹篮打水一场空。

而看到松冈李那这段郁郁不得志的豪门之旅,我突然觉得很唏嘘,没错,有一句说话叫做“风流人物尽被雨打风吹去”,曾几何时,松冈李那与汪圆圆、Jessica C、Mandy Lieu一起并称“ABC模特四小花”,风靡香港地各路商业活动。

可时移世易、物是人非,这四位女子在年龄渐长、纷纷隐退之后,都各自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路,其中汪圆圆,本与甄子丹老婆汪诗诗一起出生在开五金店的中产家庭,可因为父母从小就帮女儿规划了一条上名校、做海归、变名媛的豪门之路。

所以她回港做模特没多久就通过姐姐的关系,认识了玩具大王的儿子蔡加赞并且成功嫁入蔡家,一口气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从此坐稳豪门少奶之路,活成了人间富贵花。

而Jessica C,本来是四小花当中最性情豪放,最爱搔首弄姿的一位,可出人意表的是她却是性情中人,宁要爱情不要面包,与谢婷婷都看不上的穷小子安志杰双宿双栖,倒也成就了一段美好的患难爱情。

至于Mandy Lieu,大家都知道她当了赌场大亨冼米华的小三,为求坐稳小三之位不惜一口气生下三个孩子。尽管如此,也架不住澳门博彩业每况愈下,冼米华家产暴跌,不得不回归糟糠之妻陈慧玲的怀抱。独留下Mandy Lieu一个人在外国,过起了凄凉的单身妈妈生活,靠着当专栏作家来帮补家计。

四位曾经相同起跑线的女子,有人嫁入豪门、变成赢家,有人嫁给爱情、怡然自得,有人畸恋半生、独食恶果,更有人像松冈李那那样至今仍然在原地踏步、前路茫茫,不知何去何从。

虽然我不知道这四朵小花,现在还会不会聚在一起回忆一下那时候的“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但是却从她们身上看出,尽管一个人的宿命早早就埋藏在原生家庭里,可是家庭只不过是起点,在成长历程当中她们也有无数的机会,既可以自救也可以自毁。

所以不得不承认,婚姻爱情永远是女人一生当中跨不过的坎,每一个选择都至关重要,每一次筹谋都步步惊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