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演员的角色被称作,演员表演的张力才是戏剧的灵魂

浏览:203   发布时间: 2022年08月21日

演员表演的张力才是戏剧的灵魂

“我扮演着角色

世人只认我的角色

无人问我本身

我以此为荣”

高行健的戏剧探索

1985年5月,《野人》成功上演。曹禺看完彩排,对高行健说:“小高,你搞出了另一种戏剧。”

曹禺是20世纪中国戏剧大师,他的戏剧基本上是易卜生式的戏剧观,他把这种戏剧演绎到高峰。

高行健吸收中西戏剧资源,另辟新径,在20世纪最后15年创造了“另一种戏剧”,一种不同于传统的易卜生式的现代戏剧。

高行健提出了一系列理论主张。1988 年有《对一种现代戏剧的追求》( 中国戏剧出版社)问世。他认为:“我们在戏剧观上,既不必拘泥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表演方法,也不必受易卜生式的剧作结构的约束。"

第一,推倒第四堵墙,强化剧场性。高行健强调“戏剧是剧场里的艺术”,必须“承认舞台的假定性”,“毋需掩盖是在做戏,恰恰相反,应该强调这种剧场性”。“当众扮演始终是戏剧这门艺术的真谛,换言之,由演员扮成角色演给观众看,迄今仍然是戏剧不可变更的本质。”因此他主张回到光光的舞台上,把布景降到最低限度。“演员表演的张力才是戏剧的灵魂。”一切新鲜的形式和观念都会过时,唯有演员面对观众活生生的表演才给戏剧这门艺术经久不衰的魅力。他追求的是戏剧情境或演变的过程,他认定情境演变的过程较之人物和个性的冲突更富有戏剧性。《绝对信号》《车站》等都是这方面的例子。

第二,表演的三重性和中性演员论。表演的三重性就是从演员的自我经过中性的扮演者和叙述者的身份再转化为他的角色。演员在扮演角色的同时,其实还保留了演员即说唱艺人的身份,是“我”这个演员来扮演“他”那个角色,再演给观众“你”看,是在此时此地即舞台上叙述和扮演彼时彼地那人那事。高行健的表演理论是对布莱希特间离效果的继承和发扬。布莱希特的间离效果表演理论强调演员是角色的扮演者,并借助间离手法,同角色保持距离,唤醒观众的理智。而高行健的表演理论则从中国戏曲的表演人手,发现在演员与角色之间还有个中介阶段,演员个人在进人角色之前还有个身体和心理准备阶段,从其日常生活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将自我净化,身体松弛而精神集中,随时准备投入扮演,实际上存在三重关系。高行健把这种中介的过渡,亦即净化自我的过程,称为中性演员的状态。“对表演艺术的这种认识,我称之为表演的三重性,表演就在于如何去处理我——中性演员——角色三者的关系。” 与表演三重性互生的,是将不同人称的叙述引入戏剧,从而构建了他另一种戏剧的艺术独创性,这是对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导演体系的突破。

第三,多声部复调戏剧,融合传统和现代,引人叙述。综合中西戏剧理念,融合古今之所长。一方面,高行健的探索戏剧回归传统戏剧本体。他坚持戏剧原始的功能,也运用传统戏曲中最古老、原生态的戏剧样式。主张戏剧不只是西方戏剧的说话形式,应该是东方戏剧集歌、舞、说、唱于一体,甚至包括中国传统元素“武打、面具、魔术、木偶、杂技”。现代戏剧要“捡回了这些失去了的手段”。另一方面,高行健的戏剧中西合璧,尤其吸收了布莱希特的戏剧观念与手法。《野人》《车站》 《彼岸》就是多声部复调戏剧的实验。

高行健的戏剧理论引起了争论。

(摘抄自《中国现当代文学史1915—2018第四版 下册)

戏曲趣味研究 数一数戏曲大咖名字带“玲”的名演员

戏曲博大精深,毋容置疑。

今天小编单就当下戏曲演员的名字做一项统计,梳理和对比。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小编从当下知名的德艺双馨的戏曲演员范围内,进行梳理和归纳。

通过梳理,名字中带“玲”字的演员真有不少。关键是这些名字中带“玲”的戏曲演员,都是有一定艺术成就或艺术成绩的,在自己的剧种乃至全国艺术圈内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可见“玲”字真“灵”,富有灵气。当然,这些戏曲演员能取得成果是归功于他们多年如一日在戏曲舞台上的摸盘滚打,勤学苦练。

裴艳玲

京剧、梆子、豫剧等剧种戏曲演员名字带“玲”字的演员真的很多很多。其中有几位德艺双馨,一直传承戏曲,心系戏曲艺术发展的戏曲演员,值得当下戏曲界去学习和总结。他们分别是具有国宝级艺术大师称号的裴艳玲,享有梆子皇后美誉的刘玉玲,被誉为当代豫剧第一闺门旦荣誉的虎美玲。

敢说真话的裴艳玲老师。裴艳玲老师是一位敢说真话的艺术家。在戏曲艺术面前,一是一,二是二,毫不恭维,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对于特别不好的还敢于在公众场合里直接说出来,甚至“爆粗口”。裴艳玲老师不仅仅对别人要求严,对自己也要求严格,她曾经在电视台节目里自己批评自己,指出自己的缺点和毛病。这是很多演员做不到的。当然,她的艺术成就就不用多说了,征服了大量的戏迷观众,给人力量和感动。她对传承也很重视,她的弟子,她会让她的弟子去她家学戏,管吃管住,手把手教学。真是一位好演员,一位接地气的艺术家。

虎美玲

奋斗在京梆艺术传承线上的刘玉玲。她是当代京梆子代表人物,京梆子非遗传承人,一心一意地为梆子传承和发展呕心沥血,燃烧自己。她视艺术为生命,她视艺术是最重要的事儿。梆子艺术不仅仅是她的职业,是她的工作,更是她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退休多年的她,退而不休,一直奋斗在戏曲传承的路上。大学讲台上有她教学的身影,戏曲院团有她传承艺术的事迹。她享有很多荣誉光环,本不用再奋斗和折腾,但是她却选择了推动艺术传承永不退休这条路,并以此为乐。一旦发现有潜质的戏曲青年演员,她会主动的,通过各种途径去帮助、指导戏曲演员在深入学习,传承梆子经典剧目,使梆子艺术永葆青春。

刘玉玲

豫剧艺术守正创新道路上的虎美玲。她是一位有激情,有情怀,有研究,有创新的艺术家。她是老百姓心中真正的艺术家。多年来,她坚持下基层演出,践行戏比天大的理念,得到了广大百姓和戏迷观众的爱戴。她守正创新,她是豫剧常派优秀传人,她在豫剧常派唱腔、表演、服装、造型等多个方面都有创新,推动了常派艺术的前进。众多戏曲界知名人士称她是豫剧的“美神”,戏迷观众说她把豫剧美出了另一重境界等等。她毫无保留地传承豫剧艺术,她不知疲惫地传授艺术。她经常因为教戏忽略了自己的病痛。她的徒弟这样说“师恩大爱,情深似海”,“师恩重如山”“亦师亦母”等等。